龙之谷手游所有礼包:829 是至親

    于是,樂安縣主又回娘家。

    世子夫人奇怪她剛走怎么又回來了,就聽小姑子說了尤夫人提到蔡家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嫂,尤夫人說讓咱們先考慮,行的話她就給蔡夫人說,不行也沒事就當她沒提,她也是聽我說才想起來。大嫂,我可沒多說,侯家奚家不成的事沒提一句,是她問我去哪,我就說回娘家一趟聽我嫂子提了侄女,我想著尤夫人認識人多,哪家底細她都知道,而且她也不愛翻是非?!?br />
    世子夫人知道這點,就是她這小姑子,當年雖然性子驕縱,我行我素,但從來不胡說八道,也不在娘家講是非,對她這個嫂子一向尊重。

    所以,她現在也不計較小姑子的以前,盡量的幫她。

    “大嫂,尤夫人說讓我把話捎給你,說大嫂會考慮清楚?!?br />
    世子夫人道:“我明白尤夫人的意思,蔡家目前蒸蒸日上,閩粵有個蔡布政使,京里有大理寺左少卿,蔡家不爭氣的也就是蔡宏深,也就是蔡夫人夫婿,年輕時還在翰林院任過職,如今啥也沒干呆著。不過他是蔡少卿的親弟弟?!?br />
    “大嫂,我一直奇怪當初為何邵陽堂姐嫁到蔡家,就是我年輕那會也看不上蔡夫人家,有個那么樣的爹,萬一兒子跟著學咋辦?弄一屋子小妾,我清和堂叔怎么會把邵陽堂姐嫁過去?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說道:“那會兒你小,雖然有些事不知道,我這會兒給你說,你可千萬不要說出去。你堂姐邵陽是六指,幸好在腳上,這要是在手上那更難嫁。人家說六指不詳,那會你嬸急死了,這要是啥也不說嫁出去,萬一男方嫌棄讓邵陽日子怎么過?所以邵陽好大了都沒有定親,你嬸子說要不選個外地來的學子,家里窮點兒也沒關系,可你叔不愿意,說門第相差太大,萬一遇見小人得志的那種人,將來受苦的還是邵陽和她的子女。說起這事,當初還是你太婆婆羅老太夫人說的媒,不知蔡夫人怎么拜托的羅老太夫人,又給你嬸保證過,不會給兒子納妾,你嬸衡量了半天,才把邵陽嫁過去,邵陽比她夫婿大兩歲,但是蔡夫人如何知道邵陽市六指我就不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樂安縣主恍然大悟,難怪,她一直都很奇怪為何邵陽嫁到蔡家,只不過她和這個堂姐沒有什么來往,不知道她的事。

    “蔡布政使的孫子聽說和戚家女定了親,戚家將來是穩拿穩的刑部尚書,要說門第,蔡布政使家的和蔡少卿家的不見得會娶我們郡王府小娘子,蔡夫人這一支依靠著蔡家,如果兒孫爭氣,那起來的也快,如果兒孫不爭氣,幾代后那就靠打秋風過日子吧?!?br />
    這回樂安不發表意見了,問道:“那大嫂說不合適了?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道:“我之前打聽過,所以才知道的那么清楚,只不過你提了侯家奚家,我覺得這兩家更省事。要說蔡夫人的孫子,也行,嫁過去受委屈那是絕對不會,邵陽嫁過去都沒受過委屈,輪到孫子輩更不可能。蔡夫人雖不像她妹妹尤夫人那樣潑辣,但也不是那無能的。邵陽夫婿當初考中了進士,如今在工部從五品員外郎,也算不錯。邵陽之子,今年下場,能不能中秀才還不知道。我找機會見了那個蔡家子,長得黑,像邵陽,所以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喜婉長的好,我生的這幾個就她長得好,這要是看不上人嫁過去那也不好。這事我沒跟你大哥說也沒給洗碗說?!?br />
    樂安心想,難怪會同意侯家奚家,這兩家兒郎長的都不算難看,看來蔡家子長相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那喜婉怎么說,人都見過?”

    世子夫人搖頭道:“沒,兩家沒說定喲哪能給她說?不過喜婉說過,婚事讓我和你大哥做主,說爹娘不會害了她,考慮好了才會提?!?br />
    樂安聽這話,面色訕訕,侄女比她明白,當年她可是不聽爹娘的,誰說都不聽,所以日子過的亂七八糟。

    “喜婉越這么說,我就越得給她找個好人家,不求多高門第,只愿意她過得舒心?!?br />
    只有當娘了才會明白,樂安點頭。

    “等我問過你哥,再回復你?!?br />
    一天跑兩趟娘家的樂安回府。

    尤夫人買了點心,去了國公府,沒見外孫女。

    “貴寶哪?”

    尤氏接過點心讓母親坐下,道:“這兩天川兒天天帶著貴寶去高家,還帶著那大虎?!?br />
    尤夫人知道,大虎是外孫養的狗。

    “去高家好,高家是有福之家,沒事就多去?!?br />
    尤夫人坐下喝茶,把點心打開道:“有你愛吃的,先吃點?!?br />
    尤夫人拿了一塊,嘗了嘗,“川兒說蔡家表弟也總去高家,當初和高家長子一起從福建回來的,就是和戚家定親那個?!?br />
    尤夫人呵呵笑道:“我說高家有福吧,結交的都是什么人?正要給你說一個事哪,剛買點心時遇見了樂安?!?br />
    就把阜陽郡王府的嫡孫女說給蔡家的事說了。

    尤夫人想母親又為姨母家事操心,當初建議娶邵陽縣主也是母親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你姨母兒媳是縣主,孫媳是鄉君,將來也得是縣主,那,看你姨丈能如何?那個阜陽郡王府的嫡孫女比邵陽厲害,我看人一看一個準,邵陽因為自身原因,脾氣算好的,阜陽郡王府出來的,嘿嘿,還有樂安哪,都得給你姨母撐腰?!?br />
    尤氏無奈,這就是至親血脈吧。

    母親有時氣的背地里把姨母罵死,可是又為她跑前跑后,到頭來說上輩子欠姨母的,這輩子來還。

    其實尤氏知道,母親一個是心軟,再一個,為了當初把她扔到江南外家,姨母卻在京里父母跟前長大,母親心里有氣。

    見姨母過得不好,她出頭,一是做給娘家看,我這個你們不要的女兒是出力最多的,二是,母親性子也做不到閉眼不看,啥事不管。

    所以,多年習慣了,有什么好事都會想到姨母,姨母有事她第一個著急。

    只有親姐妹才會如此罷。

    所以尤氏生了兒子之后,一直盼著再生一個,就是爹娘沒了,一個爹娘的親兄弟姐妹能互相依靠。

    

    //www.jbcdv.icu/fuxinggaozhao/9042572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龙之谷手游职业推荐2018 www.jbcdv.icu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jbcdv.icu